从电动三轮车看非洲离网新能源的潜力
2023年12月14日

绿色创新发展研究院iGDP

非洲的离网新能源

非洲对离网新能源的认识与国内的离网和并网储能概念不一样,现阶段还比较粗浅。在南非如果用户愿意安装一台离网设备,包括逆变器和电池,银行可以提供贷款。这有点像租赁,而实际上租金和使用电费的价格差也不是很远。这是一种方案。

但是在南非之外的很多非洲国家,像津巴布韦,情况更为糟糕。本币在今年已经涨了十倍,且大多情况用户贷不到款。如此一来,普通用户几乎无法承担一套离网设备。

从解决方案的角度来发掘一些新应用场景

潜力

我们发现了一种新型的联网模式,暨在村子里面设立电力分发站点。通过电池的形式,或者电动三轮车的方式进行分发,之后用户再将其带回并驱动家庭或其他生产力设备。这种模式正在逐步构建起一种新型离网新能源模式。左边这张图是一个典型的应用场景,农民骑着公司专门定制开发的电动三轮车将货物或者人送往目的地, 下图是我们根据津巴布韦的情况, 定制和开发的电动车和电池。 

Mobility for Africa

作为本地社会企业,机构创始人反复强调Mobility for Africa不是一家慈善机构。虽然有部分资金来自于基金会,但是这是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创始人认为与其用慈善的钱租直升机给农村运货,不如真正的做一些具有可持续性的工作。他受到中国电动三轮车的启发,发现在非洲有非常好的运用场景,并设立机构的使命为将电动三轮车送到非洲农村去,为农村妇女和农村地区解决最后十公里的困难。

江苏简谐能源

公司在国内的主营业务是为工商企业提供储能设备。我们在非洲所碰到的问题与解决方案是完全不同的。

应用场景与应用潜力

公司除了提供电动车电池,同时会提供小型并、离网的光、储、充电站产品。如此可以将一些小的集装箱站点迅速的转变成小型的电站,在给电动三轮车做换电业务的同时,实现了能源的分发。司机或者农民带着存有五度或十度电量的电池去往下一个站点。

从最近两三年的合作来看,非洲蛮荒时代已经过去,解决方案必须当地化。举个例子,现在的换电过程实际上很不自然。用户需要把车里的东西先都放下,再将车子翻起进行换电。在中国,电动三轮车不需要换电,因为把三轮车开到家门口拉一个拖线板就可以实现充电,但是非洲不存在这种条件,而且这边运的东西也很不同。

据统计,目前在非洲的乡村地区,交通费用约占整体交易费用的30%左右。我们提供的解决方案亟需符合当地需求,帮助用户降低成本,提高其收益回报。我平均两三个月会去一次非洲,走访每一个电池分发站点,与当地技术团队及产品用户进行深入的沟通与讨论,旨在了解他们的业务模式,收益率,产品体验等,并根据实地调研结果对电池进行特殊的改造,设计出适用于非洲的电动三轮车,且不断迭代。

非洲市场

非洲现在有很多pay as you go(随用随付)的太阳能应用。但是MfA创始人认为理想中的产品形态应该是可以为用户带来收益的模式。比如说用户通过使用电动三轮车一天能赚到二十到三十美元,否则这个产品难以在非洲具有足够的生命力。

非洲市场是一个非常混合的市场,非单一经济,整体尚不稳定,发展阶段相对初级,虽然人口正在上升,但是政府的表现,又让人们觉得非常的绝望。作为工程师,我要持续去思考如何提供适应这个环境的产品或者技术解决。

让我们共同“开启属于每个人的碳中和时代”。

互动交流

#1

问:请介绍一下在津巴布韦电动三轮车对比气油三轮车的成本情况?

答:在运营电动三轮车的过程中,我们很高兴的看到汽油摩托三轮车的出现。我们趁机了解了一下其使用成本。现在一辆国内的电动三轮车在非洲可能是1200美元左右,汽油车的落地价格在2500美元左右。用油成本大概是每100里4.5升汽油,汽油价格约1.6美元/升, 总共在7-8美元之间。对比我们最新开发的一代电池包,每包约承载5度电,可支撑电动车运行100公里左右。所以是5度电对标4.5升油。按照柴油发电机成本来计算,发电成本大概是35美分/度电,也就是2美元左右。

#2

问:可否展开介绍离网用途?

答:如果在津巴布韦居住,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命都是离网系统给的。但实际上大部分的居民,比如我们关注的占据80%以上人口的这些农村,别说离网用电了,连电都没有。农村居民用电主要是比较硬核的生产力用途。譬如说奶牛挤奶器,打井钻孔装修,或水源的提升泵。城市的用户可能家庭使用多一点,而到了农村用户,更多就是生产力用途的离网用电。

#3

问:请分享一些观察到的非洲不太发达地区的能源转型现状及感触。

答:津巴布应该算是一个比较落后的案例了,让很多金融机构与政府都表示叹息的这么一个地方。储能行业在国内是一个帮助有钱人变得更有钱的生意,而在非洲可以是帮助穷人获得生产力飞跃而提供的一个机会。一些农民和我们说,你们的产品确实能让我一天省出两个多小时,甚至3、4个小时的时候,那我作为一个工程师可以真正感觉到自己实现了一种点石成金的魔法。这一瞬间是有很明显的感动的。当然从工程师的角度,就会继续追问到,那你空出来的两小时去干什么了呢?难道是休息吗?当得到说这个回答不是休息,而是去给奶牛挤奶的时候,那可能顺应而来的就是那下一个目标:我得想办法让你挤奶也变得电力化。这种收获的过程是做这样的一些项目中间最大的收获,比仅仅做一个工程师更有意思的地方。

#4

问:许多青年也想为非洲的低碳转型做贡献,基于各位嘉宾的经验,可否给大家分享一些职业建议?

答:其实最简单的来非洲背个包可能就来了。如果说是一个年轻人,想来非洲,本身又是理工科出身,对新能源感兴趣,对低碳感兴趣,可以联系我,我们这边要寻找一名工程师。年轻工程师可以常驻非洲一两年。

胡赟星,江苏简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技术主管

下载报告

我们承诺您的信息将不会用于营销目的,iGDP旨在寻求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