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第二次国家自主贡献的期望
2020年3月3日

绿色创新发展中心 胡敏

在经历人类有纪录以来最炎热的夏天之后,2019年气候行动峰会将于9月23日在纽约举行。巴西在近十年来最激烈的雨林大火中挣扎,格陵兰岛最近也经历了该地区700年来最严重的融化之一。因此,紧迫性和行动将会成为此次峰会的关键词。

由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主持召开的2019年气候行动峰会,旨在提升各方雄心,加快落实《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根据《巴黎协定》的实施规则,各国将在2020年提交第二轮国家自主贡献(NDC),并应当据此展示出每个国家强化气候行动的计划。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但其气候行动的总体趋势让我们有理由继续抱有希望。当然,如果人们期望中国明天就停止燃烧煤炭,那结果一定是令人失望的。 但从长远来看,有理由看好中国。2019年6月,在日本举行的G20峰会上,中国、法国和联合国重申了三国将在新一轮NDC中提升雄心并在2020年之前发布中长期低碳发展战略的承诺。

那么,我们对中国的第二个NDC有何期待? 一份来自于iGDP新的分析报告描述中提供了一些可能性(报告摘要可在此处找到)。

首先,中国第一个NDC完成的如何?尽管很难讲中国是否能在2030年之前达峰,但在其2015年设定的NDC目标下,有超过一半的部门目标表现超出预期。

第二,中国可以考虑在第二个国家自主贡献中增加哪些新目标?一些可选项包括绝对碳排放总量和减少HFC和甲烷等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的新目标。为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设定的任何目标都是额外的行动,因为中国目前的气候目标仅是与能源有关的二氧化碳达到峰值。 iGDP的另一份最新工作论文提出了在中国实现这一绝对碳总量的合理性。

真正的减缓需要采取部门行动。 第二个NDC的可行变化应基于中国自2016年以来制定的新战略和政策。有以下几个重点:

《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设定了2030年以后的可再生能源份额目标:到2050年将可再生能源份额提高到50%以上。2019年6月国家发布的具有开创性的《绿色高效制冷行动方案》设定了2030年将制冷产品能效水平提高至少25%的目标。《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划划》为新能源汽车和所有汽车的燃油经济性设定了宏伟的目标。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一场关于联合国峰会的圆桌讨论中,与会人员的想法与报告中的许多观点相呼应。 我们希望这些行动能够反映在中国的第二个NDC中,并将在2020年即将到来之际对这一议题持续关注。完整的NDC中文版分析报告可在此下载。

下载报告

我们承诺您的信息将不会用于营销目的,iGDP旨在寻求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