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危机警钟催促加大适应行动力度

绿色创新发展中心 汪燕辉

本届COP不同以往之处是“气候危机”这个概念上升到核心位置。一出本次COP的举办地——马德里展览中心的地铁站,就能看到人行通道内用红白黑三色书写的一组触目惊心的标语,例举了数个气候变化带来负面影响的例子,包括被水淹没的迈阿密、日渐荒漠化的撒哈拉,被迫搬离家园的气候移民数量,核心信息只有一个:这不是变化,是气候危机。
的确,在本次大会开始前不久威尼斯古城高达1米的潮涌、澳大利亚山火中无处遁逃的考拉、夺走孟加拉国60条人命估计损失达23亿美元的台风Dorain都提醒我们气候危机就在眼前。COP25上一个重要的谈判议题就是跟气候危机造成损失直接相连的“损失与损害”(loss & damage)简称L&D,以及如何“适应”(Adaptation)。这几个词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简而言之,人类排放温室气体导致升温,带来各种问题,比如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现象如洪水、台风、干旱等频发,就会带来各种的“损失和损害”。但是,各个国家受这些问题影响程度不一,应对的能力也不一样。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成立之初的1992年,各国对这些因为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失和损害”该如何处理从未达成一致。小岛国和亚非拉等地的欠发达国家认为温室气体排放大国——主要是发达国家应该承担责任,并对受影响的国家及人民进行补偿;而发达国家却一直把解决机制限定在保险范围,从未就直接资金补偿做出过承诺。
 
2013年的COP上达成了“损失与损害华沙国际机制”(WIS),是双方意见妥协的产物。它承认因气候变化带来的损失和损害,尤其是其中大部分负面影响通过气候适可以避免。该机制下约定三项主要任务:增加知识和理解;加强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对话、协调、一致和协同;加强行动和支持,包括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等方面。随后WIS的执行委员会成立,制订并执行了五年工作计划。对这一机制在2015年通过的巴黎协定中进行了确认和加强。2019年是WIS第一个五年工作计划结束的时间点,在“气候危机”逐渐明显的大背景下,各缔约方对“华沙机制”实施的总结和评估以及下一步的安排寄予很高期望。但是从谈判现场传来的消息是,截止12月13日早上,就WIS问题的谈判依然处在僵持状态。

12月11日,主题为“南亚的损失与损害:朝向更包容的评估和行动”联合国边会上,孟加拉国的环境部长用铿锵有力、饱含悲情的语言讲述了今年九月的台风给该国带来的惨重的损失,为该国因海平面上升和极端天气事件受到惨重影响的渔民和农民们大声疾呼:“没有时间忽视这个真相了,全球必须拿出共同的政策框架去面对这个事实,发达国家需要切实采取行动!”

其实适应从一开始就被列入UNFCCC的框架下的。12月12日下午UNFCCC举办边会,成立于2010年的适应委员会,发布了《UNFCCC框架下适应工作25年的历程》报告。适应委员会联合主席说:自从1994年适应概念被提出,25年来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经历了以减排为核心转为减排与适应并重。在巴黎协定中承认适应的重要作用,也承认适应不止是某个国家的问题,是全球国家共同的责任。

在英国角举办的“对采取气候适应和弹性行动呼吁的回应”边会上,联合国秘书长特使Luis Alfonso de Alba先生在致辞中说:本次COP的主席已经确定了“适应和弹性”是 2020年的重点工作之一。非洲适应项目的Seyni Nafo先生在发言中提到:“三年前适应还没有被普遍提及,但今年各国都说要放进NDC里。”
 
12月11日上午,在中国角也举办了一场“适应气候变化的愿景与对策高端论坛”, UNFCCC执行秘书埃斯皮诺萨女士高度赞赏中国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她指出,越来越多研究表明,人类活动带来的气候变化已经对自然生态系统带来风险,适应气候变化应成为各国中长期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她敦促将绿色气候基金作为支持发展中国家提高适应能力、加速适应行动的优先事项。
摄影/杨秀
  
做好气候适应,规划是重要一步,据UNFCCC适应委员会的统计,已经有120国家开始《国家适应规划》(NAP)进程,有81个获得了GCF的资金支持,但目前只有17个国家提交规划,其中来自欠发达国家的只有4个。

说到底还是资金的问题。12月12日一场主题为“开拓新疆土:加速损失与损害的治理和资金机制”的边会就是探讨气候适应资金如何解决,以及如何花好的问题。NGO组织“世界的面包”(Bread for the world)的气候政策顾问Sabine Minninger女士说:“德国捐给气候基金的钱,没有一分钱花在了损失和损害上。” 她提出了多元化气候适应基金的渠道,包括国际航班旅客税、燃油税、气候损害税、碳税等手段。

后面的圆桌讨论中,德国经济合作和发展部的Heike Henn先生表示不能同意Sabine的观点,他说:“说一分钱都没花肯定有点儿过分,德国2020年投入气候基金的资金要翻倍,相信会有更多的资金用于适应。气候适应问题的解决各个层面的行动都很重要,尤其是各个国家要有拥有感。建立预警机制、解决气候问题带来的移民问题、对气候风险进行分析和管理,很多方面都可以做的更好。德国会利用2020年欧盟主席国的地位,加强在2020格拉斯哥COP26中提出的气候适应方面的提案。”

据法国可持续发展和国际关系研究院的气候项目总监Lola Vallejo介绍,关于WIS的谈判有可能在两方面取得进展:一个是成立专家小组,帮助提升风险管理的能力;一个是与金融委员会密切合作探讨如何动员气候资金用于适应。但适应委员会的联合主席说,我们的研究结果可以推荐给大会,但是由于国际谈判的复杂性,缔约方需要一家一家的去表示同意还是不同意,我们尊重各缔约方的意见,但也衷心期待能够取得成果。
  
预计到会议议程最后一天即12月13日下午2点,提交给大会主席的文本草案还未出炉,相信COP还将一如既往继续“拖堂”的传统。气候危机的警钟已经敲响,希望在本届COP最终达成的协议中,能够有令人振奋的促进气候适应行动的成果。
  
(摄影/汪燕辉)

下载报告

我们承诺您的信息将不会用于营销目的,iGDP旨在寻求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