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可持续发展投资的风险与回报
2023年11月30日

绿色创新发展研究院iGDP

工作背景

简单说,我们就是投资修并网发电站的,把资金、技术和当地的需求放在一起,让一个个发电站,可再生能源发电站成为可能。

投资资金来源

作为投资管理人,我们要把钱募集起来投到非洲项目中。大型基建项目需要大量的债务,但是非洲当地的金融市场不那么发达,在当地找不到那么多资金,而且大部分非洲市场不像新兴亚洲市场那样受国际投资人的青睐。投资这样的项目需要以发展为导向的资金。另外一方面是债权资金。经常提到的非洲债务问题,这在过去和现在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这里指的是对于项目的债务融资,传统的商业银行很多没有涉及过非洲的非主权机构的融资方案,所以需要像比如IFC(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AfDB(非洲开发银行)或者AIIB(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或者EBRD(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这样的发展性的金融机构,进行债务融资。

可再生能源技术

全球范围内可再生能源电力项目解决方案较成熟,成本已经非常低,特别是在光伏和风力自然资源都非常好的非洲。在整体政治和经济环境稍好的北非地区,并网可再生能源电价已经明显低于传统的化石能源发电。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业内有一个共识就是在产品和技术上,实际上已经是中国主导了。在非洲市场上可以看到大量国内一二线品牌。

回报率

成本其实差不多的, 但如果竞争者愿意提供更低的回报率,在竞标中也必须得跟。一定要量化的话,在非洲市场,至少得有15%以上的以美元计算的股东投资回报率,有些当地项目可能回报率更高。

主要风险列举

政治层面

许多人认为非洲市场政治风险太高,不会去碰。

市场方面

在非洲,主要电力购买方式归根到底是非洲政府,是否有成熟的电力需求是一个问题。像我们这样的独立发电厂(IPP)投资,再把电卖给政府的模式本身是帮助政府减少一些债务问题,因为政府不需要再自己去借贷,新建本国的基建设施,但仍需要当地政府具有一定的财务能力,特别是当下这样一个美元汇率和利息上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大环境下,许多非洲国家的债务问题及主权信用有了非常大的恶化。

机制方面

对于大量境外资金投入一个新兴市场国家需要合理的法律框架建设,购电协议约定非常重要,有些项目推进速度慢,归其原因可能是投资者和政府进行大量的磋商。

技术方面

在非洲许多电力基建设施不太好,可能没有或者是不够。哪怕是在非洲最富有、最稳定的国家之一南非 – 基础设施好,市场需求大, 国际市场投资热情高,但是电网仍不能够消纳这么多的可再生能源。以乌干达为例,电网的触及率只有40%,这也是为什么非洲需要大量的离网方案。离网方案可以解决居民层面的需求,但是实现非洲的工业化或者大型工商用电需要电网的支持。

风险管控列举

政治层面

有一些不同的政策工具可以去分析风险到底是多少并管控风险。另外,一些多边银行,例如IFC愿意把政治风险计算出来,然后提供适当的贷款。另外,世行下面的MIGA(多边投资担保机构)为私人投资提供政治风险保险。例如, 当地出现政治危机,使得资产出现减值,或被政府征收时,如果有这个保险,私人投资可以获得一些补偿。大部分商业保险不会覆盖这个政治风险,这个保险对于非洲投资有非常大的帮助。

回报确定性

作为项目前期的可行性研究的一部分,投资前期应不断的与当地政府机构沟通,在投资过程当中也需要持续评估。对于非洲投资,如果要做项目的话,就只有多边开发银行。相比这个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他们的贷款还是比较优惠的,而且在与当地政府构建协议当中,例如非洲政府如何建立PPP模式项目的招标流程,多边银行向各国政府提供了很多咨询服务,从而促成与私营部门的各项合作。在许多非洲国家,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的投资意愿就会非常低了。

技术方面

非洲当地会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很多风险评估与节奏的把控。比如电网的不可靠,不同地区的交通物流条件差,需要前期投入更多,比如派专业人员去实地勘察,进行一些前期设计,且与政府和电网企业进行沟通需要作为项目前期可行性研究的一部分。

互动交流

#1

问: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对融资企业的资质要求如何?

答:需要看具体项目,看国别,有些也不完全是政治中立的,所以具体到不同的国家,支持会有所差异。一般而言,首先融资企业资金来源要合法,达到相应ESG需求,本身需要有特定项目的开发经验说服他们你可以完成这个项。对于项目而言,项目文件或者政府的购电协议是多边银行觉得是否提供融资的核心要件。

#2

问:中资企业参与非洲新能源项目中,有没有感触到中国政府发挥了怎样的助推角色?

答:今年的“一带一路”峰会上面提到了会做更多“小而美”的项目。关键是怎么样才能“美”呢?我觉得需要中国这边更多在项目层面的资金切入,比如PPP项目,直接进入到当地项目当中。从项目投资角度来说,大量的可再生能源产品是中国制造,能不能用人民币去支持这样一些海外项目融资?在当下许多海外项目都是外国商业银行以美元或者欧元融资的情况下,许多中国承包商以及设备制造商想要供应产品都涉及到过于严苛的技术审查或者ESG审查等等问题;中国的银行对这类项目提供人民币融资,将绕过很多这类问题;贷人民币,买中国产品,对于项目投资者来说也会减少外汇风险。这不管是对中国的产业发展,还是人民币的国际化,都是非常好的机会。

#3

问:有没有关于非洲碳资产开发,碳市场交易,以及光储项目合作模式和类型的案例?

答:关于碳交易的案例,在北非的项目当中有涉及到,在撒南非洲尚未探讨过。关于光储项目合作模式和类型,最典型的项目模式是卖电给政府。现在并网光伏加储能是一个趋势,可以减少电网压力,但是现在这种模式在非洲仍处在起步阶段,因为对于大部分国家现在可再生能源上网率还不是很高,所以储能项目还暂时用不着。

#4

问:在非洲的经历对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有什么影响?

答:开拓视野,增加阅历的过程会使得个人具有越来越多的包容心,是很珍贵的成长经历。比如说我是重庆人,属于中国西部的二三线城市,再到中国的大城市上海学习,然后去世界发达国家法国学习,之后来到非洲工作。虽然在突尼斯,基本的城市生活比较稳定,但是这里有不同的经济形态。当你看到一些实实在在的案例,你会去思考他为什么会是这样?这就不再仅仅是在新闻中听到的。你会去看他为什么乱?为什么穷?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然后你会得到一个对于他现状的合理化解释,从而增加你对于这整个世界的理解 – 存在即合理,这也会增加你对未来其他新鲜事物的理解能力与同理心。

#5

问:许多青年也想为非洲的低碳转型做贡献,基于各位嘉宾的经验,可否给大家分享一些求职机会与职业建议?

答:我觉得非洲的机会是很多的,但是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心理准备或者说这个知识储备去迎接这样的一个挑战。比如说我们招人的过程当中,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毕竟我们的这个方向,在非洲投基建,投可再生能源,对于一个传统的,像在欧洲,在中国上学的学生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其实不知道没有关系,但是重要的是你有没有那样的心理准备,能够去迎接一个完全不同的经济与运转模式,去理解它,然后去适应它,去了解新的国家,接受不同的风险,然后愿意拥有一个每天像坐过山车一样的投资生涯。工作来说,适合的人还是很多的,但是看你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挑战是最主要的一个问题。

洪茂,Swicorp Infrastructure Capital(SIC)高级经理

下载报告

我们承诺您的信息将不会用于营销目的,iGDP旨在寻求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