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恩传真】曲终人散 卡托瓦茨再见

2017年11月17日,COP23议程的最后一天。一早会场里的显示牌就在滚动播出这样的通知:

 

 

大意就是COP全体大会在APA(巴黎协定特别工作组)全体会议结束后重新开始;CMP(京都议定书缔约方大会)全体大会在COP大会结束后重新开始;CMA(巴黎协定缔约方大会)全体大会在CMP全体大会结束后重新开始。

 

 

Bonn Zone里有些展位已经人去楼空,不过有的国家角还人气十足。Talanoa角,安排了关于城市可再生能源利用、气候行动与新闻自由以及新媒体和VR对气候变化和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作用等三场专题讨论。装扮成埃菲尔铁塔支持1.5度目标、零排放、无贫穷的行动者也吸引了不少眼球。

 

 

“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平台”举办的“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和气候治理”主题边会是中国举办的最后一场边会活动,来自联合国、中国、越南、印度尼西亚的嘉宾就一带一路和南南合作的金融、技术、多国合作、治理结构等问题进行了讨论。能源基金会中国低碳转型项目主任刘爽从投资的角度对环境风险评估工具的缺少、“绿色”标准的统一定义以及战略传播的需求进行了分析。

 

 

德国角举行的“通过教育和创新促进联合的气候行动:气候扫盲和青年参与”的现场非常欢乐,活动还通过Facebook 进行直播,两位资深的专家回忆起他们年轻时,登上月球是全人类的梦想,主持人说当下人类的梦想就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他呼吁年轻人参与到这一行动当中。

 

 

在城市和区域角,一场题为“非缔约方利益相关方视角盘点COP23”的讨论非常热烈。ICLEI的Ancan先生认为,巴黎协定设定的是一种新的气候治理模式,区别于京都议定书设定的“你来我也来,你不来我也不来”的模式,因此这次COP上可以看到参与方的多元化,像个大家庭一样,大家在一起讨论的不是干不干的问题,而是怎么干的问题。他透露在缔约方的谈判过程中,大会主席强调每个缔约方都应该开始着手促进区域和地方政府的参与,至少要带着一个多层次政府对话的成果到下届COP。

 

 

来自比利时的Alvin女士则没有那么乐观,她认为这届COP不算坏,但是做的还不够多。她认为本届COP成功的地方是能够感受到地方政府和商业界希望发挥作用的热情,她说:“这可能是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的好处,这次美国15个州政府都派代表来参加并表达了行动的意愿。” 她认为不成功的是在谈判中大部分缔约方对2050的目标都做出了承诺,但是对2020的具体行动却不承诺,尤其是资金问题一直是谈判推进的障碍。展望下届COP,她估计欧盟决策速度应该会慢于全球其它国家,因为需要28个国家达成一致。此外一个大的挑战是如何去跟全球的公民沟通:这届COP有什么成果?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是不是有希望?

 

下午,欧盟原定2点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取消了,预示着谈判进程可能不太顺利。果然,在2:30开始的德国的新闻发布会上传来坏消息,土耳其在谈判中提出申请全球气候基金资助的权利,77国集团代表表示反对,这成为谈判推进的一个大麻烦。下午5点,Bula Zone的大屏幕上依旧滚动播出着和早晨同样的信息。看来本届COP如期闭幕的希望落空了。

 

 

直到11月18日凌晨5点多,一夜未眠的缔约国谈判代表们终于迎来了COP23曲终人散的时刻。本届COP主席斐济总理穆拜尼马拉马认为,这次COP基本完成了两项会前既定任务:加强巴黎协定的执行指南、为2018年的促进性对话做出更有雄心的准备。

 

穆拜尼马拉马本次大会的主要成就包括:海洋路径、历史性的关于农业方面的协议、性别行动方案和土著人群平台等;并且确定了将有更多资金用于气候适应,通过全球合作使得上百万气候脆弱人群可以获得的可承受的保险。

 

 

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COP24)将于2018年12月3日到14日在波兰卡托瓦茨举行,来自卡托瓦茨市政府旅游处的甜美姑娘卡米拉在Bula Zone的展台前向笔者挥手道别:卡托瓦茨再见!

 

 

*本文引用专家观点为现场采集,未经专家确认,如有疏漏敬请指正,责任归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