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恩气候谈判:首次没有“美国角”的大会,中国如何做引领者?

本文于2017年11月15日刊发于《南方周末》网站

 

各国是否兑现了2020年前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承诺,做了多少,离目标还有多大差距,都必须说清楚。“如果连已经定下来的事都不落实,还谈什么以后?”

“中国碳市场万事俱备,已经上报政府审批,择日启动。”

2017年11月,莱茵河畔的前西德首都波恩已经进入深秋,湿冷的阴雨成为主角。在这里,为期两周的气候谈判大会正在召开。

一位与会代表发言间歇打了个喷嚏,笑言:全球变暖在这里好像没有体现啊。

缔约于1994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每年召开一次缔约方会议(COP),到2017年已经举办了23次,简称COP23。

大会主席由联合国五个地区轮流担任,位于南太平洋的斐济为本任主席国,也是大会第一次由小岛国主持。

斐济是《楚门的世界》中男主角获得自由后第一个要去旅行的目的地,也是气候变化首当其冲的受威胁者。虽然是旅游胜地,斐济却很难承办将近两百个国家近两万人参与的国际会议,为此,UNFCCC秘书处所在城市——德国波恩勇挑重担,承接了本次会议。

2015年,196个缔约方达成了《巴黎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了制度上的安排。各方就本世纪末的温升目标达成了共识,以“自主贡献”方式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较工业化前水平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努力。

本次大会将聚焦于落实巴黎协定的具体行动的探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带来的影响备受关注,中国的立场和行动也更成为焦点。

保留节目——拖堂

大会开始前一天,波恩市民用一场盛大的气候变化游行展示了人们采取行动的热情。

因为有两个“主人”,本次会议采取了特别的“One Conference Two Zones(一会两区)”的形式,各缔约方谈判代表在波恩国际会议中心的Bula Zone(Bula,斐济土著语你好)就重点问题进行磋商谈判,在不远处的莱茵瑙休闲公园里又搭建出了一片临时建筑称为Bonn Zone,为各国及非政府组织提供会议和宣传场所。

Bonn Zone主入场口,COP版“共享单车”颜值颇高。(汪燕辉/图)

11月11日,大会现场安排了与当地传统“狂欢节”相关的歌舞表演,试图让紧张忙碌了一周的参会人员也能轻松愉悦片刻。但是在Bula Zone纽约厅对大会观察员开放的一场盘点会议气氛却是异常严肃。原计划下午4点开始的会议推迟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始。一位跟踪多年的记者抱怨,“又进入了COP的保留节目——拖堂。”

这次会议目的是对一周来大会谈判进展进行盘点,听取各缔约方代表意见,促进下周谈判进程顺利进行,直至达成成果。

大会主席、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首先邀请大会的三个工作组——科学技术建议组(SBSTA)、实施组(SBI)、巴黎协定特别工作组(APA)的主席进行谈判进展的汇报。三个工作组主席的汇报都表示过去一周的工作取得了相对满意的结果。

但是轮到各缔约国代表发言时,不管是来自发达国家阵营的瑞士、澳大利亚还是代表七十七国集团(G77)和中国的厄瓜多尔,代表小岛国的马尔代夫,以及埃塞俄比亚的代表,都对谈判进程表示了不满。瑞士代表呼吁更快进入实质性技术细节的讨论,厄瓜多尔要求推动发达国家兑现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方面的承诺。

长期跟踪气候变化谈判的绿色创新发展中心高级分析师李昂分析,各国谈判代表将讨论的核心议题包括:1.5℃目标以及损失与危害(Loss and Damage)框架、国家自主贡献(NDC)、全球盘点机制(Global StockTake)、透明度、2018促进性对话(Facilitative Dialogue)、气候适应及气候融资等话题。

按照COP谈判的惯例,第一周是各国谈判的技术团队谈细节,第二周各国高级谈判代表进入政治层面的磋商。

截至目前,第一周谈判的焦点还存在分歧——发展中国家想要落实《京都议定书(多哈修订案)》的后账,要求发达国家兑现减排指标上的承诺;而发达国家的立场是落实《巴黎协定》的细节,也就是2020年后的行动,想让少数国家签署的《京都议定书》翻篇。

2012年通过的《京都议定书(多哈修订案)》要求发达国家在2020年前减排并对应对气候变化增加出资,但一些国家一直没能通过此修正案。

中国气候变化特使解振华11月13日刚刚到波恩,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各国是否兑现了2020年前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承诺,做了多少,离目标还有多大差距,都必须说清楚。

他表示,在这些问题上,中国立场非常明确,不会让步:“如果连已经定下来的事都不落实,还谈什么以后?”

可见,大会闭幕前要拿出令人满意的谈判成果,还需要各国谈判代表们艰苦的努力。

首次没有“美国角”的大会

2017年6月,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这导致本次大会第一次没有美国政府设立的“美国角”,美国也成为COP23上唯一一个没有设国家角的发达国家。

不过,特朗普政府的退出没有阻止美国非联邦政府,包括州、城市和商业界、NGO的行动。

布隆伯格基金会出钱在Bula Zone旁边搭起了两个巨大的白色帐篷,称为“美国气候行动中心(U.S. Climate Action Center)”。

“美国气候行动中心(U.S._Climate_Action_Center)”外景。(汪燕辉/图)

“以前都是我们出钱请美国政府来参加气候变化大会,今年联邦政府决定不来了,那我们自己来。华盛顿也不能阻挡我们行动的步伐。”联合国城市和气候变化特使、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嘲讽道,“这是美国政府把煤炭作为宣传热点的一届COP,他们不会成功。煤炭的好日子结束了。”

11月13日,一场以“清洁化石燃料”为主题的边会上,来自化石能源开采地区受影响的居民忽然在会场表示了抗议,高唱《愿上帝保佑美国》的改版歌曲,“我们想要什么?气候正义!什么时候想要?现在!停止使用化石燃料。”

11月11日上午,美国加州州长布朗和布隆伯格一起发布了“美国的承诺”第一份报告。这份报告详细描述了美国各州、城市和商界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相关的行动,试图向世界证明美国还是在完成巴黎协定设定的减排目标的正确跑道上。

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向与会者提及Bonn Zone斐济角的那个独木舟,他对美国各界表现出的“可以做”的态度表示肯定,他说:“我们都在一条独木舟上,需要共同努力。”

斐济角的独木舟屡次被参会代表在发言中提到。(汪燕辉/图)

发布会现场一座难求,挤了上百人,包括众多媒体的长枪短炮。在美国加州州长布朗致辞之际,三组抗议者从会场的不同角落站起来高呼“不要牺牲区域”(No sacrifice zones)的口号,几乎终止了州长的演讲。

抗议者们认为州长在化石能源要求加州在关闭炼油工厂方面要加大力度。州长面对这个尴尬的场面倒是颇为淡定,他就此回应说:“这就是加州为什么能有最具雄心的减排目标的原因之一——我们总是被推动着做得更多。”现场州长的支持者则高呼“We are still in(我们还在)”的口号为州长打气。

这样非常“美式民主”的一幕从某种程度上展示了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复杂性。

来参加此次COP23的美国“民间代表团”阵容强大,仅商界代表就有630余人,这让不到50人的美国政府代表团相形见绌。美国“民间代表团”包括以加州州长、俄勒冈州参议员、维吉尼亚州州长、达文波特市市长、匹斯伯格市市长等为代表的政界,以耐克、沃尔玛、玛氏、花旗银行等为代表的商界。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激情澎湃的演讲倡导加强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汪燕辉/图)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对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行为进行了调侃:“好在即便退出,也要到2020年才能完成,祝福那时候我们选出一个新总统,最快可以在上任30天内宣布美国重回《巴黎协定》。”

他说:“美国很多商业机构都已经做出了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承诺,美国各界在认真执行应对气候变化承诺。领先的投资者已经看到了从化石能源转换到新能源的巨大商机。”他最后呼吁:“我们必须改变,要记着这种要改变的意愿也是一种可再生资源!”

中国如何做引领者?

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作为全球最大碳排放国,中国又吸引了更多的目光。在刚刚结束的十九大上,习近平主席明确指出中国要引导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

本次大会的中国角计划组织31场活动,议题集中在中国在气候变化相关领域的成效和经验,即将启动的全国统一碳市场备受关注。

11月14日上午,中国角的“中国碳市场日”启动仪式上听众爆棚,解振华莅临致辞,他说:“中国碳市场万事俱备,已经上报政府审批,择日启动。”

在中国角首场边会——“能效提升对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贡献”上,国际能源署发言人引用国际能源署的报告显示,2006-2014年间,中国能源效率投资总额为370亿美元。2014年中国的能源效率提高使得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2亿吨,这相当于日本二氧化碳的排放总量。

中国角能效边会现场热议中国能效提升经验。(汪燕辉/图)

这与其他国家角举办的边会上对中国的评价一致。11月8日在欧盟角一场边会上,新气候研究所发表的研究报告表明中国提出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是可实现的,虽然碳排放到2030年前还要继续增长。

中国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也对国际产生了影响。布鲁塞尔碳市场观察国际政策总监Aki Kachi在11月9日中国角“气候传播与公众意识”边会上分享了欧盟国家关心中国气候变化行动的视角,比如中国最近出台的关于新能源汽车的双积分政策。

“会不会对德国汽车产业的竞争优势带来冲击?”已经成为德国媒体关注的焦点。

不管是研究者还是NGO,都把中国当成了开展全球合作不可或缺的利益相关方。牛津大学教授Hale先生现场向论坛的发言人提问,“听了你们的介绍,我了解到中国城市在开展低碳建设方面进行了很多努力,但是为什么在联合国官方的汇报平台上我只找到三个城市的相关信息呢?”

“这可能跟我们中国的文化有关系,我们一般都愿意多干少说。”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马爱民连忙解释。

主持人、能源基金会中国总裁邹骥出来打圆场:“这样,你回去跟总部在伦敦的C40说让他们吸纳更多的中国城市,促成中国城市和其他城市多交流。马主任回去跟中国城市的市长们说,让他们多跟世界分享中国低碳城市建设的成果和经验。”

清华布鲁金斯协会非常驻资深研究员胡敏女士认为:“从世界对中国的期许来看,真正能够引领气候变化国际合作,不光需要埋头苦干兑现国际承诺,也需要学会总结中国的实践经验,向世界展示、宣传和输出中国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