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恩气候大会落幕,什么是特朗普政府退出后的好处?

本文于2017年11月24日刊发于《南方周末》网站

2018年举行的“促进性对话”被正式命名为“Talanoa Dialogue”,在斐济语里是讲故事的意思,遇到困难时大家会围坐在一起,互相倾听,商量解决方案。

“本次大会成功的地方是能够感受到地方政府和商业界希望发挥作用的热情,比如说这次美国15个州政府都派代表来参加,并表达了行动的意愿,这可能是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的好处。”

“这届COP不算坏,但是做的还不够多。”

在十余位斐济土著吟唱的悠扬的传统送别歌曲声中,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COP23的主席、斐济总理姆拜拉马拉马用各国语言跟大家说再见。

本届大会首次由小岛国斐济作为主席国,在德国波恩举办。2017年11月18日凌晨,在拖堂12个小时后,终“曲终人散”。

促进性对话“Talanoa Dialogue”

11月17日是本次大会议程的最后一天。一早,会场里的显示牌就在滚动播出通知,大意是各个全体大会需要重新开始。

此前谈判焦点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2020年的承诺如何在协议中体现,以及发达国家在美国宣布撤出后,是否能提供更多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

有业内媒体报道,直到11月17日中午12点,谈判还在纠缠于谁能给出更多气候资金的承诺,据称欧盟的态度是比较有建设性的,而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组成的伞型国家则坚持不做更多承诺,因为这并没有在巴黎协定中规定。非洲和小岛国的代表则抱怨,尽管法国总统马卡龙在周三在Bonn Zone的讲话中承诺要拿出更多资金,但是这并没有落实在谈判中。

原定下午2点欧盟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取消了,预示着谈判进程可能不太顺利。果然,在下午2点半进行的德国新闻发布会上传来坏消息,土耳其又在谈判中提出申请全球气候基金,被77国集团代表反对,因为土耳其已经是工业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还来分给不发达国家的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自然引起不满,这成为了推进谈判进程的一个大麻烦。

本届大会的主席国斐济可不愿意因为资金问题,影响了这届COP最有亮点的“Talanoa对话”的进程。

Talanoa在斐济语里是讲故事的意思,也是斐济人一种古老的传统,遇到困难时大家会围坐在一起,互相倾听,商量解决方案。在离开的时候要保证每一个人都是高兴的,满意的。

从最终取得的成果而言,姆拜尼马拉马认为,大会的主要成就包括:海洋路径、历史性的关于农业方面的协议、性别行动方案和土著人群平台。并且确定了将有更多的用于气候适应的资金,以及一个全球合作、为上百万气候脆弱人群提供可以获得的和可承受的保险。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在会后也表示,中方欢迎并支持本次会议通过名为“斐济实施动力”的一系列积极成果,特别是通过了加速关于2020年前实施的一系列安排。虽然还有一些不尽如人意之处,但平衡地反映了各方的关切。

过去两周的谈判进程如坐过山车,最终就《巴黎协定》实施涉及的各方面问题形成了平衡的谈判案文,2018年举行的“促进性对话”也被正式命名为“Talanoa Dialogue”。

对这次谈判的结果,多年跟踪气候谈判的能源基金会中国总裁邹骥认为:“它大体是一个过渡性的处理程序性和技术性问题的会议,也是持续推进政府间多边气候进程所必须的。它进一步显示巴黎协定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的全球进程,不会为个别国家宣称退约而停止。”

大会还通过了加速关于2020年前实施的一系列安排,包括资金、议程、汇报方式等。气候资金方面的承诺也取得了进展。

谈判最后一日下午,乐施会太平洋区域主任Raijeli Nicole在接受采访时说:“今年由斐济担任主席国,我们把‘Talanoa对话’机制引入到气候谈判中来,这是一种新的政治协商机制。如果倒退20年,斐济能和德国一起举办这样的会议是不可想象的。”

来自斐济的乐施会太平洋区域主任Raijeli Nicole接受记者采访。(汪燕辉/图)

非缔约方组织的行动力

本届COP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的第一次缔约方大会。美国联邦政府承诺的缺失,带来各缔约国对气候资金缺口的担忧,这表现在整个谈判进程中。但是从实施的角度,美国政府角色的缺失反倒起了某种激励作用。

尤其是非缔约方组织的行动,地方政府、商界都成为了新推动力。

能源基金会中国低碳转型项目主任刘爽观察发现,正式议程之外,有特别多积极的进程,比如英国、加拿大、法国等19个国家成立“淘汰煤电联盟”和美国地区政府和商界积极推进的“美国的承诺”的活动,都在展现了各种非缔约方组织积极采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意愿。

比利时的参会代表Alvin女士认为:“本次大会成功的地方是能够感受到地方政府和商业界希望发挥作用的热情,比如说这次美国15个州政府都派代表来参加,并表达了行动的意愿,这可能是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的好处。”汇丰银行也在COP之前宣布了启动1000亿美元的绿色金融和投资计划,以支持全球的低碳经济转型和绿色增长。

各国代表盘点COP23展望COP24。(汪燕辉/图)

大会也成为更有雄心的行动启动平台,为动员州政府、城市、商业、社会力量下一阶段的行动创造了良好的氛围。

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新闻发布的数据,这次COP上,德国、英国、意大利、挪威、西班牙、欧盟、欧洲投资银行、WRI、IEA、联合利华等国家、国际组织和机构最终做出的资金承诺和项目资助额累计达到33亿美元。

“巴黎协定设定的是一种新的气候治理模式,区别于京都议定书设定的“你来我也来,你不来我也不来”的模式,因此这次COP上可以看到参与方的多元化,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在一起讨论的不是干不干的问题,而是怎么干的问题。” 倡导地区可持续发展国际理事会ICLEI的Yunus Anca在一场题为“从非缔约方的利益相关方视角盘点COP23”上谈到。

他透露在缔约方的谈判过程中,大会主席强调每个缔约方回到国内应该开始着手促进区域和地方政府的参与,至少要带着一个多层次政府对话的成果到下届COP。

大国角力的微妙变化

但是,即便本次COP取得的成果还算满意。但是对全球气候变化的现实来讲,还远远不够。正如比利时的Alvi所言:“这届COP不算坏,但是做的还不够多。”

“在COP23开始前几周,UNEP发表了第8份《需要的减排目标和现有巴黎协定中NDC能带来的减排效果之间的差距》报告。报告显示这个差距非常大,如果不能在2030年之前弥补这个差距,那么全球气温升高低于2度的目标将很难实现。”刘爽说。

由全球76位科学家参与的“全球碳计划”在11月13日发表了最新的《碳预算》:过去三年全球碳排放增长经过短暂的平台期,2017年将重新增长,预计全球人类活动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将增长在2%。这更加剧了参会人员对付诸行动的期待。

法德两位领导人11月15日现身大会现场时受到的不同待遇是个很好的佐证。

法国的总统马克龙在发言中说:“欧洲将替代美国,法国将直面挑战。”迎来全场热烈的掌声。

法国总统马卡龙雄心勃勃承诺颇多。(柴麒敏/图)

默克尔的发言则更稳健保守。德国本身的能源消费还有45%依赖于煤炭,加之正处于新旧政府转换之际,默克尔不能做出太多承诺。

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演讲。(柴麒敏/图)

中国的领导力则表现在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带头大哥”在谈判中为整个发展中国家群体争取利益。

在大会结束之后,中国气候变化特别代表解振华对中国媒体表示:“这次缔约方大会如果算上我们谈判代表们集团内部的磋商,连续开展了将近三周的时间。今天的这个会又连续进行了20多个小时,应该说最后取得了成功。特别是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坚定的坚持之下,将2020年之前的安排列入了(未来谈判的)议程、并作出了关于资金、议程、汇报形式等细节的规定。”

解振华在南南合作高级别论坛上致辞。(李丽艳/图)

11月15日,在中国角举办的南南合作高级别论坛上,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本届COP大会主席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UNDP、UNEP、GEF的高官悉数到场,对中国和解振华在气候变化领域的领导力表示感谢。

“在Talanoa对话机制确定的新的政治协商机制中,尤其是在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我们对中国的领导力有更多的期待。希望中国的领导力能够让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前沿的小岛国的声音更多被倾听,利益被考虑。”Raijeli Nicole说。

“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平台”在本次COP上举办了六次边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作为这个平台的主要推动者之一,谈到一带一路的发展说:“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推动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就像以前发达国家在中国开展的援助工作一样。”对于来自部分国际媒体对于一带一路计划对沿线国家带来环境和气候风险的问题,杨富强解释到:“各国的碳排放都有NDC进行约束,我们已经在设计帮助带路沿线国家进行碳排放追踪的能力建设项目了。我们肯定不会沿着先排放后治理的老路促进带路国家的发展。”

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COP24)将于2018年12月在波兰卡托瓦茨举行。从现在开始到2018年12月各缔约方的谈判代表将用一年的时间推进本次大会的成果,继续细化巴黎协定的执行方案,为2018年的Talanoa对话打下坚实的基础。

来自卡托瓦茨市政府旅游处的甜美姑娘卡米拉在Bula Zone的展台前代表卡托瓦茨向世界发出邀请:2018,卡托瓦茨见!

来自卡托瓦茨市政府旅游处的甜美姑娘卡米拉已经开始向观众介绍卡托瓦茨关于的COP24的准备工作了。(汪燕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