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资金——关于真金白银那些事

气候谈判中的资金问题总是核心之一, 其焦点常纠结于谁出钱、出多少、给谁、怎么给等等。不难理解,不管是谁,拿出真金白银都会慎之又慎。

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应对气候变化越来越多被视为“经济发展机遇”,而不是“成本”或“负担”;但是无论减缓和适应,在很多国家还是极大的转换成本;更不要说“损失和损害”[1]机制所需要解决的发展中国家气候变化后果的极端情况。

经过简单梳理目前气候变化资金的类别和巴黎气候大会内外值得关注的动向,可以发现巴黎气候协定已释放出积极的市场信号,与减排相关的节能、可再生能源发展以及与适应相关的农业、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投资将是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在公共资金引导下,商业投资将发挥主要作用。

在联合国气候框架公约下,发达国家承诺在2020年之前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资金机制由绿色气候基金和全球环境基金共同经营。

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以前,全球的低碳经济转型将会催生每年10万亿美元的投资。国际气候政策中心(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最新的报告提出,2015年全球气候融资已达3910亿,其 中40%和60%分别来自于公共和私人投资。

气候债券倡议组织(The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估计,到2020年需要发行约1万亿美元的绿色债券,用以修建应对气候变化的基础设施。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解振华在华盛顿参加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表示,中国实现2030年的INDC目标,将会在节能、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发展新能源和调整能源结构等方面投资41万亿人民币。

 

广义的气候变化资金有如下不同的形式:

对发展中国家的气候变化适应和减缓行动的资助:以绿色气候基金为代表;一般以赠款形式出现,辅以和私人部门合作的投资。

短期内商业收益不明显的减缓行动资金:许多国家在INDC中明确提出,在有资金支持的情况,国家减排行动计划将提高力度;这一部分有赠款,也会有贷款。

有良好成本效益的减缓行动投资:比如新能源、能效项目等;这一部分有来自企业、也有来自国际机构或者国家主权基金。

本身有环境效益的其他商业投资:被认为是“绿色投资”,比如符合环境友好低碳绿色要求的城市基础设施投资;资金渠道多元。

绿色技术研发资金:是很重要投资方向;这一部分来自企业,也有赖于各国政府的大力支持。

 

巴黎气候大会内外,与气候资金相关的有如下几个看点:

绿色气候基金

·超过38个国家包括8个发展中国家承诺了超过100亿美元的资金注入。绿色气候基金理事会于2015年11月6日已经批准了第一批在秘鲁、马拉维以及孟加拉国等国8个减排和适应资助项目,总计注资1亿6800万美元。

·美国表示将向绿色气候基金捐资30亿美元,以支持发展中国家实现低碳、气候适应型发展,特别是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非洲国家,但截至2015年11月2日还未签署协议。

 

双边多边基金

·在第二次“中美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中国宣布拿出200亿元人民币建立“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包括增强其使用绿色气候基金的能力。

·巴黎气候大会期间,美国国务卿克里在“雄心壮志联盟(High Ambition Coalition)”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国将提供8亿美元帮助发展中国家进行气候适应行动。

 

商业投资

·覆盖300亿欧元资产的1000位投资者,承诺要采取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衡量资产投资的碳足迹将成为业内的普遍做法。

·截至2015年11月,新兴市场的绿色债券已经达到了380亿美元。

·智慧风险投资倡议( The Smart Risk Investing Initiative)关注全球的管理着超过30万亿美元资产的保险行业, 确保其投资的风险和韧性均在联合国国际协议定义的范围内。这个倡议旨在将全球保险业投资在智慧风险投资(前身为气候智慧投资)领域的资金翻番。据世界银行 的统计,2012年投资在这个领域的资金为420亿美元,2015年,这个数字将会达到840亿美元,预计2020年将会进一步增长至4200亿美元。

·去资-投资行动(The Divest Invest Philanthropy)于2014年成立,呼吁慈善基金会的投资业务“去化石能源化”,最初由17个涵盖约20亿美元资产的基金会发起,目前已经有111家基金会加入了这个行动。

 

研发投资

“创新使命(Mission Innovation)”倡议

·“创新使命”倡议在巴黎气候大会期间成立,呼吁撬动、加速全球清洁能源技术创新,降低成本,让消费者获益。

·20个国家已经加入这个倡议,希望在五年之内能够将在清洁能源研发上的公共投资资金翻番。

·同时,来自10个国家的28个投资者成立了“突破能源联盟(Breakthrough Energy Coalition)”以投资的形式支持来自“创新使命”成员国的早期技术研发成果。这些投资将遵循一系列的原则,以促进企业广泛的参与到技术的商业化和使用过程中。

·参与国承诺将提供清洁能源研究和发展的年度信息,以保证信息的透明度以及不同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度。


[1]损失和损害机制(Loss and Damage ),是在COP19(2013年11月)上发布的“气候变化影响相关损失和损害华沙国际机制”。这是在气候变化《公约》下以全面、综合和一致的方式推动执 行处理与气候变化不利影响相关的损失和损害的主要工具。(见第2/CP.19号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