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马拉喀什】在失望中寻找希望

在马拉喀什气候变化大会之前,就有广泛的预测: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将会对本次气候变化大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今天的大会是在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开始的,因此现场的气氛明显比前两天压抑和紧张很多,参会者见面讨论的第一件事就是美国大选结果,许多人都对特朗普的当选表示担忧。

美国气候行动网络 U.S. CAN(Climate ActionNetwork)的新闻发布会格外引人瞩目。由于特朗普气候变化怀疑派的立场众所周知,尤其是他对于气候政策的怀疑,特朗普的胜利令很多与会者感到震惊和失望。大家把希望寄托于美国总统竞选承诺和执政后立场的改变。有声音说,更应当关注的是2017年1月20日正式任职总统的特朗普的立场,因为只有那时的立场才是算数的。比如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Alden Meyer就说:“目前我们能够做的,是对他的成长抱有期望,并尽一切努力使这种期望成真。”

在这场边会上,各界人士发出的声音是:气候变化不会等待任何一个国家。美国大选的结果并不能够改变其他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计划,也不能改变城市、社区和企业等非国家层面各方的努力。《巴黎协定》前景堪忧,但并不是没有可能,努力不会停止。与此同时,气候变化不再只是关乎人类健康的危机,也是关乎未来经济走向的关键。美国如果希望维持国际领导力,保证经济领域的发展,就必须正确面对气候变化问题。全球的低碳发展并不会因为个别国家而停下脚步。

中国参会代表的观点是:中国的煤炭消费占温室气体排放的50%以上,但在过去的三年里,煤炭消费量的持续下降,证明应对气候变化是国内解决空气污染的现实需求,并不会受到国际形势的左右。气候变化是地理政治问题,面对中国、印度、巴西等国的气候行动,美国的不作为将会产生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