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必须也可以实现绿色增长

巴黎气候大会中国角绿色经济专场

当地时间2015年12月4日,“绿色经济专场”边会在巴黎气候大会中国角举行,国内外专家 就全球视野下中国未来经济发展路径展开讨论。会议由国家发展改革 委应对气候变化司主办,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能源基金会中国和绿色创新发展中心共同协办。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 中国的发展必须走强化低碳的路径,也有能力实现绿色低碳经济的发展道路。中国过去走的高碳高能耗发展的老路导致了严重的环境问题,同时, 中国在人均GDP仅占全球81位的情况下,年人均二氧化碳排放超过6吨,已经接近欧盟日本的平均水平;东部发达地区的水平更高。鉴于中国的社会经济状况和 资源禀赋,“中国没有资本走美国、加拿大等这一类发达国家粗放高碳发展的老路”,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副院长杜祥琬说,“我们必须走欧盟、日本等另一类国际 的发展路径,这两种路径的碳排放相差接近一倍。”

充分考虑环境容量重新设计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并不会限制发展,而是更追求质量效 率、实现更加理性的发展。要实现这个目标,专家认为能源革命非常重要。麦肯锡 国际研究院Jeremy Oppenheim认为,全球要实现2度升温情景,每年零碳排放能源占比需要上升至少1%,同时能源生产率需要提高至少2%。具体到中国,国家发改委能源 所副所长戴彦德认为,中国能源要在2050年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其中60%需要来自于非化石能源。伴随着更加创新的技术和更可控的成本,专家们对中国 可以实现能源供给侧的革命持乐观态度。

专家强调,包括能源使用在内的消费方式、生活方式的改变是转向绿色经济的必经之路。大房子、大车 子、过度浪费的方式是我国无法承受的。“不合理的能源需求不 应当被满足”,杜院士指出。“决策者也应当设计合适的政策去抑制高碳排放”,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邹骥说。

在实现绿色发展的具体政策特别是经济政策上,诸位专家纷纷给出建议。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Stephane Hallegatte认为,政府应当对可能带来高碳排放的新投资进行管理,避免锁定效应。

绿色创新发展中心执行主任胡敏认为“碳定价是绿色经济转型的基础”。一方面要去除对化石能源的低效补贴,另一方面要通过碳税、碳交易等政策给碳排放适当的价 格。这也需要从统计体系和经济管理理念上,通过更多的环境指标,如碳生产力、空气污染暴露程度等,把环境因素真正融入到经济决策过程中去。

邹主任强调“中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路径就是绿色发展的路径,“我们要充分利用后发优势,综合新科技、政策和管理架构等工具”。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Eric Heitz也同样指出,完善能源价格、改善能源结构才能扩大内需、更新换代出口产品并完成经济结构的转型。“中国的现代化和发展必须是精心设计的环境友好 的现代化和发展”,杜院士总结。

会议由原清华大学副校长,国家应对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委员何建坤教授主持,他在总结中强调,应对气候变化不是成本,而是倒逼经济转型,促进增长的机会;中国应该走出一条发展中国家的创新绿色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