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思汇分享】格拉布教授:“在化石能源低价时代加速能源转型” (2)

地 址:iGDP 办公室
时 间:2017-07-24 15:00:00 -- 2017-07-24 18:00:00

2017年7月24日下午,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教授迈克尔·格拉布(Michael Grubb)先生做客绿色创新发展中心好思汇,十余位来自国内外研究机构的小伙伴聆听了教授一堂长达两个小时的“私教课”,每个人都就自己关心的问题与教授做了深度交流。本网站将陆续编发格拉布教授 “好思汇” 讲座的系列文章,今天编发讲座内容的第二部分。

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的经济政策理论框架

 

格拉布教授经常会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经济学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他的答案是“经济学既是艺术又是科学。”

从经济学角度分析个体及系统的决策过程会涉及三个领域,即满足、优化和转换,对应这三个领域都有相应的经济学理论去做分析和阐释,其研究发现被广泛应用于制定相关政策,即行为经济学和组织经济学、新古典主义经济学与福利经济学、演化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

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个领域对应的经济学理论的应用有着不同的时间尺度和社会范围,比如公司才会去考虑成本收益而个体行为持续的时间通常会很短。

 

图片引自《星球经济学》P75

 

上述不同的经济理论在分析和阐释与能源和气候变化相关的问题时,会指导形成三个性质和特点差异很大的政策支柱,即标准和契约、市场和价格以及战略投资。进一步,相应政策的实施传递出不同的信号刺激个体、经济主体和系统发生变化,其框架如下图所示。

 

图片引自《星球经济学》P92

 

这一理论框架是如何应用的呢?格拉布教授用部分国家的能源平均价格和平均能源强度的关系图加以说明。这个图左上角这些国家的能源价格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因此会促使所有部门都应用能效水平更高的技术,从长期来看,有着较高能源价格的国家,其能源花费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并不会增加反而会减少;而右下角的国家,大多采用补贴的办法使能源价格维持在比较低的水平,最终在能源上的花费反而更高。

 

图片引自《星球经济学》P289

 

从动态发展来看,由于这类国家的能源强度普遍偏高,在向市场化转型的过程中能源价格逐渐提高导致国民收入中用于能源花费的比例不断提高,是一个很痛苦的转型过程,但是这也会刺激政府去寻找能够降低能源消费的政策组合。

在能源花费上的常态,即“Bashmakov-Newbery Constant”,是以提出这个概念的两位经济学家的名字命名的。具体表现为能源花费在国民收入中占比持续保持稳定,这种现象持续了超过一个世纪且对大多数国家来说都是这样的,即便能源价格差别很大,因此需要充分的时间进行调整。

而这种常态不能用经典的国内消费价格弹性来衡量,还需要考虑能效政策和经济主体对政策的反应,以及在能源供给和能源产品链上的创新。这一常态的挑战在于是否能保持几十年的能效提升和持续的与脱碳相关的创新,同时避免政治性的、难以维持的政策驱动的价格波动。

格拉布教授特别指出,这三个领域的政策是跟更广泛意义的宏观经济增长问题相联系的。经济学方面的研究指出除累积资源以外的两个重要的可以为经济增长作出贡献的领域:经济主体和经济结构效率的提升以及教育、创新、基础设施的投入。

他认为虽然对前述的第一个领域(满足)和第三个领域(转换)的重要性认知已达成共识,但是还缺乏全球的、国家层面的模型,也没有在制订的政策中体现出来。

格拉布教授分析在能源问题上表现尤为明显的原因是:能源产品多样化的特性导致结构上的效率低下(比如自然资源的垄断和缺乏产品差异化)、历史上就不稳定的化石能源市场、缺乏创新(尤其是在电力和建筑领域),以及能源在不计其数的生产环节的普遍投入。

 

下一期格拉布教授将分享来自英国的政策实践经验,敬请期待。

关闭